柳葉刀下的女紅——靖州雕花蜜餞傳人羅先梅作品探析

摘 要:靖州蜜餞雕花技藝歷史悠久,它是女紅藝術當中的一朵奇葩,是將美食和手工藝完美結合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代表性傳承人羅先梅的作品題材涉及廣泛,包括花鳥蟲魚、飛禽走獸、吉祥字畫和人物形象等多方面紋樣類型;羅先梅雕花蜜餞的藝術特征主要有構圖飽滿、造型生動,色彩淳樸、借鑒融合,題材豐富、寓意吉祥;雕花紋樣凝聚著苗侗先民對圖騰的崇拜和對生命的敬仰,也表現了他們對愛情和幸福生活的向往;羅先梅的雕花蜜餞作品藝術特征明顯,美學價值高,是苗侗婦女集體智慧的體現。
關鍵詞:羅先梅;靖州雕花蜜餞;紋樣類型;藝術特征;文化內涵


湘西南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雕花蜜餞,是傳統蜜餞食品的一種,它最先由“萬花茶”而來,[1]進而演變為現在的“雕花蜜餞”。靖州雕花蜜餞,據記載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三國時候的建興三年(公元225年),諸葛亮率眾南征,駐軍于靖州,靖州的父老鄉親就曾用雕花蜜餞慰勞過蜀軍將士。[2]難怪靖州境內現有諸葛營、諸葛橋、諸葛井、武侯祠、諸葛村等15處遺址,且據清《直隸靖州志》載:“乾隆十九年,通道土人掘得鼓一面,內注‘大漢諸葛武侯’六字”。[3]青柚雕花蜜餞紋樣繁多、工藝精美,其制作時間為每年的7-8月,當地居民選擇在柚子還未成熟的時期采摘下來,將青果切成片,或者直接在整顆青果上用一種小巧的柳葉刀雕刻出花草蟲魚、飛禽走獸等圖案,之后在水中漂洗,放入銅鍋中煮沸后拌白糖或蜂蜜浸漬,最后烘干或晾曬而成。雕花蜜餞生產工藝大部分是手工操作,其流程較多,要經過銅鍋煮沸、清水漂洗、糖水腌制、烘曬晾干等工序。[4]靖州雕花蜜餞是由苗侗人民創造的,它承載著苗侗民族的智慧,是一份彌足珍貴的歷史遺產。其全部制作加工均由當地女性完成,成為了我國少數民族女紅文化的一部分,并且具有濃厚的民族和地域色彩,蘊藏著豐富的民間和民俗文化。在2009年3月,湖南省靖州雕花蜜餞技藝被列為第二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5]在靖州雕花蜜餞的技藝傳承人中,羅先梅是其中非常優秀的代表之一。

一、羅先梅簡介

圖1 ?雕花蜜餞技藝傳承人
羅先梅

羅先梅(1966~)(圖1),苗族人,初中學歷,蜜餞雕花技藝傳承人。生于湖南省懷化市靖州縣坳上鎮小開村一普通農戶家庭,后嫁于艮山口夏鄉村定居至今,現為蜜餞雕花技藝“馮家團”成員之一。在母親和奶奶的熏陶下,羅先梅十七八歲開始學習蜜餞雕花技藝,至今已有三十余載。最開始學習小片的青柚雕花技藝,從先輩的作品中臨摹到自行創作,再到后來在南瓜、冬瓜等食材上雕刻,羅先梅又在七八年前發展創新,在整個青柚上進行雕花創作,開辟了一條蜜餞雕花的新路徑。

近年來全國各地的媒體記者都曾采訪過羅先梅。2009年CCTV-7(中央電視臺軍事農業頻道)《每日農經》尋訪羅先梅并報道了其雕花蜜餞的制作;2011年懷化日報記者前去艮山口采訪,將羅先梅的作品登上報紙;2014年羅先梅為湖南衛視《爸爸去哪兒》第二季劇組獻上雕花蜜餞作品;2015年羅先梅再一次接受湖南衛視的采訪報道,并創作了“快樂中國”主題的南瓜雕花蜜餞;羅先梅還積極參加湖南地區與雕花蜜餞相關的活動,有力地宣傳了靖州雕花蜜餞,并將其發揚光大。

二、羅先梅雕花蜜餞的紋樣類型

苗侗人民熱愛生活,善于發現美,雕花蜜餞是苗侗人民智慧的結晶,多用于喜事、慶典當中。羅先梅的雕花蜜餞作品題材廣泛,雕刻食材多為青柚和南瓜,她的雕刻手法豐富,有平雕、浮雕、透雕等方法,刀法以實而不浮、干凈利落為特征。經筆者整理將其作品歸納為花草蟲鳥、飛禽走獸、吉祥字畫、人物形象等四大類型。這些圖形紋樣能夠反映出她的創作來源,即將大自然和生活中的物象加以提煉創作而成。

1、花鳥蟲魚
花鳥蟲魚的這類主題在羅先梅作品中最為常見,鳥類是反復見到的形象,這是因為苗侗人民對于鳥圖騰十分崇拜,視之為“神圣之物”。這些鳥類的姿態各異,有單只鳥兒立于枝頭的,有成對鳥兒竊竊私語的,有回旋于天際的,有欲振翅飛翔的……如圖2所示,鳥的圖案僅是羅先梅雕花作品的一部分。另外,金魚造型更是千變萬化,有金魚戲水的、也有魚翔淺底的,鑿痕清爽利落,紋路清晰可辨。蝴蝶的形象也是羅先梅柳葉刀下經常表現的主題,除此在外還有金蟬、活蝦、金蟾等等。

圖2 花鳥蟲魚 圖片來源:筆者 攝

2、飛禽走獸
羅先梅作品中飛禽走獸類的圖形種類僅次于花鳥蟲魚,多以整顆青柚雕刻形式居多,以求表現全景效果。有“二龍戲珠”、“龍鳳呈祥”、“丹鳳朝陽”等經典傳統祥瑞紋樣,能感受到傳統的意蘊,在“鷹擊長空”的圖中,讓人領略到雄鷹豪邁的氣勢。代表長壽的仙鶴、憨厚的熊貓等也是羅先梅創作的常用題材(見圖3)。另外,十二生肖的動物也是她常刻畫的對象,往往作為系列作品推出,形式感更為突出。

圖3 飛禽走獸 圖片來源:筆者 攝

3、吉祥字畫
吉祥字畫是由帶有吉祥寓意的圖形和文字組合組成,文字緊貼圖形所表達的美好向往或祝愿。圖4中第一幅“快樂中國”是羅先梅為湖南衛視創作的雕花蜜餞,這是以“快樂中國”四字為主題的創作,整個作品構圖緊湊,疏密得當。圖形上方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鳥兒,表達了湖南衛視天天向上、力爭上游的進取精神,周邊則輔以花草波浪等紋樣,呈現出積極、歡樂的氣象。諸如此類吉祥字畫還有“年年有余”和魚兒、蓮子相關,“步步高升”和竹子、雄鷹聯系密切,無不令人拍手叫絕。

圖4 吉祥字畫 圖片來源:羅先梅 攝

4、人物形象
人物題材比其他種類題材要少,但是其雕刻精美程度絕不亞于其他題材。圖5所示的是用南瓜雕刻的“美麗的苗姑”和“仙人祝壽”圖形,雕刻的都是人物正面的形象,神情自然,表情生動。苗姑正在勞作,似有回眸一笑之態,仙人面帶慈祥,手持蟠桃、仙鶴和麋鹿侍其左右。在羅先梅的柳葉刀下,這些形象顯得栩栩生輝,熠熠閃光。

圖5 人物形象 圖片來源:羅先梅 攝

三、羅先梅雕花蜜餞的藝術特征

靖州雕花蜜餞作為民間工藝品,使傳統的蜜餞食品上升到了一個新臺階,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羅先梅并沒有受過正規的美術教育,卻能夠雕刻出造型生動的形象,她涉獵的題材廣泛,圖形多樣,從傳統中吸取養分,融為己用。羅先梅利用精湛的雕刻技法,使作品平中出奇,奇中見巧,造就了淳樸而不失精巧的藝術風格,為我們呈現出精致美觀的靖州雕花蜜餞作品。

1、構圖飽滿 造型生動
羅先梅在雕花時善于運用適形構圖法則來進行創作,利用對稱、重復、疏密等手法追求飽滿大氣、以簡寓繁的圖形,這和民間崇尚“事事求圓滿”的心理文化相關。做好雕花蜜餞的第一步就是構圖,它的核心體現在創意和構思上,因為這是整個作品的靈魂,也是展現藝術美感的來源,每件雕花蜜餞作品以主要刻畫物象為中心,輔以其他裝飾圖形,從而做到主題突出,層次鮮明。無論扇形、菱形、圓形或是整顆青柚等形式的雕花蜜餞,都是采取適形的構圖法則,尤其是圓形構圖表現得更加明顯。在圓形蜜餞雕花樣式中,所有物象和元素圍繞著圓心而盈滿畫面,帶有一種向心力,緊湊而又恰到好處。圖案中單個物象也是“完美無缺”,力求將其全貌展現出來。這些構圖上的巧妙安排和我國一些民間傳統工藝作品有異曲同工之妙。雕花蜜餞圖形的造型處理上生動有趣,把握雕刻對象的基本形態再加以提煉,然后運用豐富的想象力夸張其特征,往往能將復雜的物體簡單趣味化,因此所刻之物頗具靈性。如上文圖2中對金魚尾部的夸張處理,使金魚的形象特征更為突出,這些細節的處理體現了羅先梅善于觀察和思考的良好品德。

2、色彩淳樸 借鑒融合
雕花蜜餞因工具材料的局限性,決定了它沒有繪畫般那樣豐富的色彩,但也是由于這個特點造就了其淳樸天然的色彩感受。羅先梅的雕花蜜餞使用青柚和南瓜為主,青柚雕花蜜餞利用柚皮的青綠色、肉的白色,運用“留白”的手法表現出了作品的圖地關系,而黃色的南瓜則儼然成了一道淳厚的“單色畫”,使畫面的明暗對比愈發強烈,這兩者都體現了靖州雕花蜜餞淳樸的視覺感受。羅先梅利用平雕、浮雕、透雕等多種手法雕刻出來的圖案繁多,其藝術形式是吸取了多種民間傳統藝術的養分,從構圖中可以領略出中國畫的工筆精神,表現形式上能窺探到民間剪紙的身影,雕刻手法上挖掘出木雕藝術的精髓。靖州雕花蜜餞的雕花源于侗族、苗族服飾的紋樣藍本,先有繡花后有雕花,雕花豐富了繡花技藝的發展。在雕花蜜餞的發展上,先是木雕雕花,后才出現柚子蜜餞雕花。[6]所以雕花蜜餞是將多種藝術形式借鑒后加以融合逐步完善的,是獨具特色的傳統民間工藝美術,羅先梅在此基礎上推陳出新,使其作品呈現出獨特的藝術魅力。

3、題材豐富 寓意吉祥
羅先梅的作品雕刻內容豐富多樣,有花鳥蟲魚、飛禽走獸、吉祥字畫、人物形象等等。這些藝術素材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創作靈感均來自于大自然和生產生活,由心而發,由景而至,所雕刻的景象也多是人們生活中常見的形象,是苗、侗人民對自然對生活的直觀認識,透露著當地的民俗風情。發展至今日,羅先梅除了雕刻傳統圖形外,其雕花蜜餞的創作也與時俱進,題材涉獵更廣,能根據制作需求創作特定主題的圖案紋樣。羅先梅的這些作品也體現出苗、侗人民熱愛生活的本性,并將美好愿景融入到了題材中,將充滿吉祥喜慶,幸福圓滿的寓意貫穿到作品中。如代表對愛情美好祝愿的有“花開并蒂”、“鴛鴦戲水”,送給老人祝壽的有“仙人拜壽”、“龜年鶴壽”,寓意喜慶之事的有“喜上眉梢”、“三羊開泰”等等。正所謂圖必有意,意必吉祥,雕花蜜餞圖形的內容和形式達到了高度的統一。

四、羅先梅雕花蜜餞的文化內涵

靖州雕花蜜餞工藝流傳至今已有上千年歷史,對湖南傳統民間藝術的發展有一定的推進作用。它的誕生不是偶然的,是苗侗人民參與社會實踐的產物,是生產、生活的完美寫照。其藝術形式是民族文化融合的表現,反映了當地居民的民俗風情和民間信仰,折射出了苗侗人民的審美情操和民族精神。雕花圖案背后是苗侗人民寄予美好期盼和祝愿的心理,是人們對美好生活追求的一種體現,它也充分展示了苗侗人民的想象力、創造力以及高超的工藝技術水平。雕花蜜餞作為一種文化載體將苗侗民族的傳統紋樣世代傳承了下來,具有雅俗共賞和實用美術的雙重特色。雕花蜜餞技藝是由母女、婆媳世代傳襲的,具有濃厚的“女紅”藝術特色。如今,雕花蜜餞作為一種傳統食品和工藝品,出現在更多的場合和儀式中,成為了待客之禮、喜慶之品,在這些場合儀式中,呈現的是一種民族記憶和族群的自我認同,它深化了民族特色,加強了民族的凝聚力。因此,靖州雕花蜜餞無疑可以看作是苗侗人民生活的萬花筒,是苗侗族民族文化最形象的歷史讀本。

圖騰崇拜是古老的一種文化現象,苗侗地區的先民具有濃厚的圖騰崇拜意識,這些意識通過不斷強化以紋樣的形式反映在各種文化載體上,如傳統服飾、蠟染工藝等,而雕花蜜餞也是這多種文化載體之一。圖騰崇拜在苗侗人民的意識形態中占據著重要地位,所以雕花蜜餞中的圖形反映的正是族群的圖騰崇拜現象,其圖騰內容最多的是關于鳥,其次還有魚、蝴蝶等一類的圖案。為何先民們會挑選這些動物,究其本源是苗侗先民們對生命形式的一種解讀和敬仰。由于多年的戰亂和遷徙,族群人口越來越少,他們希望自己的民族繁榮昌盛,在他們看來,魚具有多子多孫的象征意義,而蝴蝶的一生要經歷卵、幼蟲、蛹、成蟲四個自然形態的階段,同樣具有強大的生殖能力,因而蝴蝶是苗族先民心目中的母親。這也就能夠解釋為什么從羅先梅作品中能夠常常看到形態各異的圖形了。先民們希望像這些動物一樣能夠世世代代生生不息,這種圖騰崇拜意識和對生命形式的敬仰在歷史的長河中經久不衰。

苗侗女子把對愛情的期許和對幸福生活的渴望反映在了雕花圖案中,如“蝶戀花”紋樣,蝶喻男,花喻女,委婉含蓄地表達男女之間的愛情,兩情相悅,永結同心。除此之外還有“花開并蒂”、“鴛鴦戲水”等,雕花蜜餞成為了情感表達的媒介。在古代,靖州苗侗地區的女性負責山地野外果物采集工作,她們的生活并不如意,其低劣的生活條件和生存環境迫使她們尋找一種心理平衡,因此將這些題材表現在她們的創作題材中。當然,隨著歷史的發展,這種現象逐步淡化消去,現如今富足的生活使得她們重新拿起柳葉刀,用這些吉祥的圖案抒發自己對生活的熱愛。在中國傳統觀念中有這樣一種情形:“凡是真的,必是善的美的;凡是善的,也必然是美的真的。”[7]作為“女紅”藝術的雕花蜜餞表現了苗侗女性溫文善良的一面,從最開始對愛情的期許,到后來對婚嫁喜慶的向往,以至各種不同類型的題材出現在雕花蜜餞上。有對子女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夙愿,如“節節高升”,“天天向上”,有對長輩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的祝愿,如“仙人拜壽”、“長壽百歲”,有對生活幸福美滿、吉祥如意的期許,如“花好月圓”、“財源廣進”,還有對家族人丁興旺的美好祝愿等等。現今雕花蜜餞所承載的不僅僅是一種傳統民間手工藝,也是苗侗女性情感的認知和寄托。

結語

湘西靖州苗族侗族雕花蜜餞,是苗侗民族的一個文化表征,它扎根于中國傳統藝術中,融合苗侗人民的智慧,并借鑒蠟染、剪影等多種民俗藝術,博百家之長,經歷上千年的文化沉淀,逐漸形成了這種特有的民間藝術形式,是中國民間“女紅”藝術表現形式之一,其雕花蜜餞的藝術紋樣及傳統符號體現了苗族侗族等少數民族在雕花藝術上的審美范式。而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羅先梅的雕花蜜餞作品,其種類題材豐富,有花鳥蟲魚、飛禽走獸、吉祥字畫、人物形象等四大類,包羅萬千。其作品構圖飽滿、造型生動,色彩淳樸、借鑒融合,題材豐富、寓意吉祥。她的雕花作品圖案精美,工藝細膩,是雕刻著苗侗人民人文風情、民俗信仰的“藝術品”,刻畫出了苗侗人民的文化印記。羅先梅的雕花蜜餞作品藝術特征明顯,美學價值高,是苗侗婦女集體智慧的體現。同時,雕花蜜餞作為一個民俗藝術符號,也揭示出其文化所指,即對于圖騰的崇拜和對生命的敬仰;對于愛情的期許和對幸福的向往。雕花蜜餞圖案中形式特征和文化內涵的和諧統一,是苗侗民族審美情結的表現之一,在某種意義上,雕花蜜餞顯示了強大的生命力。正是由于有著像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羅先梅一樣的眾多苗侗婦女,經過她們的不懈努力,雕花蜜餞才能展現出別具一格的藝術魅力,從而得以更好的傳承。


參考文獻
[1]雕花蜜餞[J].江西:城鄉致富,2010(02):49.
[2]馬繼善.靖州蜜餞茶[J].湖南:湖南檔案,1993(05):27.
[3]陽國勝.諸葛亮七擒孟獲地新考:湖南靖州[J].湖南:懷化學院學報,2013(12):2.
[4]祥恒.靖州蜜餞茶[J].北京:中國食品,1988(05):32
[5]舒露瑤.湘西南苗侗地區雕花蜜餞茶文化變遷研究[D].江蘇:南京航空航天大學,2011(03):2.
[6]覃會五.論民族傳統工藝食雕——靖州雕花蜜餞[J].湖南:懷化學院學報,2007(10):15.
[7]李娟.山西民間繡花鞋墊的美學意蘊[D].山西:山西師范大學,2015(04):29

作者:吳 衛 周少卓 (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
作者簡介
1、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現為湖南省包裝設計藝術研究基地首席專家、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
2、周少卓(1990~),男,湖南長沙人,2013年畢業于湖南工業大學,現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13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河西校區學生宿舍25棟513室,412007。TEL:15116093359。

* 項目名稱:2015年11月-2017年12月湖南省社科基金重點項目《湘西南靖州苗族侗族蜜餞雕花藝術研究》,項目編號:15ZDB027。

本文已發表于《包裝學報》雜志2017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