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藝術特色探析

摘 要:探討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藝術作品的特點,為“紅色文化”剪紙藝術尋找具體案例和理論依據。通過翻閱文史資料,對李映明進行個人訪談,大量收集李映明的剪紙作品,從中發現其藝術創作烙上了濃厚的“紅色文化”印記,是共和國成立以來具有代表性的“紅色文化”剪紙藝術精品。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藝術創作題材及特色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畫中有畫‘紅色偉人’”、“情節敘事‘紅色場景’”以及“單色剪刻‘紅色精神’”。他用“紅色文化”剪紙藝術訴說著新中國的“紅色”故事,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承載著深刻的“紅色文化”內涵,展現了共和國的時代變遷。
關鍵詞:李映明;“紅色文化”;現代多元;剪紙


一、背景

中國傳統民間剪紙在歷經上千年發展演變之后,在20世紀初期內部社會變革和外來文化滲透的影響下,開始向現代剪紙轉變。如在北京、上海、山東煙臺等地已經出現了現代剪紙雛形,但真正開始出現“紅色文化”題材的現代剪紙形式則要從20世紀40年代的延安算起。1942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發表了《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在此講話精神的推動下,當時一大批延安革命文藝工作者們,積極深入民間一線大量采風收集、發掘、整理和研究陜北民間剪紙作品,并和當地民間藝人切磋學習。之后,他們以解放區的新生活為藍本,運用新的剪紙藝術形式鮮活地再現了延安解放區的革命戰斗和生產生活的場景,創作反映延安群眾工農兵革命生活、生產的“紅色文化”題材剪紙。新中國成立后,1958年毛主席又提出了“兩結合”的文藝創作方針,即“革命的現實主義與革命的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方針,[1]強調文藝創作既要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才能滿足文藝為新中國政治現實服務的需求。因此,諸如“歡慶解放”“抗美援朝”“中蘇友好”以及反映老百姓日常生活、勞動生產等場景都成為了當時“紅色文化”剪紙的主要題材。而“紅色文化”剪紙發展至“文革”時期,以歌頌毛主席為主題的剪紙在全國遍地開花并呈現出鮮明的“公式化”“樣板化”特征,掀起了“文革”紅色剪紙的狂潮。

“紅色文化”是指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中國人民實現民族的解放與自由以及建設社會主義現代中國的歷史實踐過程中凝結而成的觀念意識形式。[2]正是在當時“紅色文化”主題剪紙的熱潮下,李映明于1962年以大型剪紙作品《電力機車出廠》為起點開始了他的剪紙創作生涯。李映明在當時以“紅色文化”為主題的剪紙刻畫了大量傳遞時代精神的作品。其中,有從社會主義政治運動場面到社會主義大生產的畫面,也有從毛主席畫像到工農商兵楷模特寫等一系列代表作。他用剪紙藝術從不同角度鐫刻新中國的時局變幻和社會群像的圖景,圍繞時代領袖、時代英雄楷模、知識青年、革命生產等“紅色文化”主題而展開,呈現出了具有個人特色的剪紙藝術形式。之后,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開始呈現出更加多元化的藝術面貌。這一時期他的剪紙開始擺脫程式化的圖式語言,與其他藝術形式兼容并蓄,相互吸收融合,使得剪紙的形式美得到了極大的發展。同時,他還從民間剪紙中汲取創作養分,運用傳統剪紙的藝術形式來呈現新時代全國人民朝氣蓬勃、奮發向上的生活面貌。

二、李映明個人簡介

圖1李映明(1940~)

圖1李映明(1940~)

李映明(1940~)現居湖南株洲,系湖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剪紙藝術委員會副會長。2020年7月湖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湖南省剪紙研究會授予李映明等六位八十高齡的老藝術家“湖湘剪紙卓越貢獻獎”。李映明及其作品還入編《中國現代美術家名人大辭典》《中國民間名人錄》等數十部典籍。

李映明出生在廣西桂林的一個農戶家庭,桂林山靈水秀的自然環境賦予了他對美的敏銳感知和細致溫和的性格。他從學生時代開始酷愛美術,就讀中學時,他的美術天賦就受到了當時美術老師的賞識。1958年(18歲)初中畢業后,李映明懷抱著對藝術的熱情和遠大理想報考了當時的華中師范學院圖畫系(今湖北美術學院)預科,但因受到其美術授課老師被劃定為“右派”的影響,他進入藝術專業殿堂求學的機會被“和右派劃不清界限”的罪名扼殺了。所幸的是,當年株洲電力機車廠正好到桂林招畫圖工,李映明的美術才華為他打開了當時株洲田心機車車輛工廠(即今天的南車株洲電力機車有限公司)的大門,成為了一名光榮的鐵路職工。進廠一年后,因出眾的美術才華受到上級領導的賞識被調動到廠工會俱樂部專職負責工廠宣傳工作,主要工作是放映電影和制作電影海報。特別是在受到當時工會俱樂部負責人王葵師傅的影響下,李映明首次嘗試用剪紙的藝術形式來制作電影招貼海報。而他正式開始“紅色文化”剪紙藝術創作是從1962年(22歲)開始。當年4月,全國首臺電力機車(138電力機車)在株洲成功下線,開創了我國干線電力機車制造的歷史,使得株洲電力機車廠成為了中國“電力機車的搖籃”。剪彩慶典當天鑼鼓喧天,盛況空前。李映明在親眼目睹這一歷史性場景之后,隨即以滿腔激情創作了人生第一幅大型剪刻紙作品《電力機車出廠》。這幅作品在1963年株洲市首屆工人美術展覽上獲得全市二等獎。自此,李映明開始了潛心鉆研剪刻紙技藝的藝術道路。

李映明多以創作蘊含強烈時代精神的“紅色文化”題材剪紙為主要特色。在長達半個世紀的剪紙創作生涯中,李映明對剪紙技藝執著追求,精益求精,他不僅將“紅色文化”剪紙創作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之中,也將剪紙藝術融進了與時代發展的洪流之中。他用“紅色文化”剪紙藝術訴說著新中國的“紅色”故事,展現“紅色”偉人光彩。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承載著深刻的“紅色文化”內涵,滲透著厚重的歷史感,展現了共和國的時代變遷。

三、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藝術特色

李映明的剪紙作品題材非常廣泛,主要涉及到從新中國建國后至21世紀我國社會政治、生產與生活的各個領域,其內容緊隨時代的變化而變化,記錄了各個時期社會的發展,描繪新人新事新風尚。除此之外,他的剪紙創作超越了傳統民間剪紙的程式化,并且在不斷探索剪紙藝術材料、工藝、形式創新的基礎上,朝著精細化、豐富化、綜合化發展,以高雅豐富的內涵和鮮明動人的視覺效果為旨趣。[3]并且,在藝術語言上,其剪紙構圖更多元化,造型更加規則性、秩序性,裝飾紋樣更加豐富。他借助于傳統繪畫和民間剪紙的藝術語匯,并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融合現代藝術觀念,大大開拓了剪紙藝術語言自身表現力的創新。其剪紙藝術特色用獨創性的藝術風格和精湛熟練的技巧將新時代的人、事、物生動再現出來,具有強烈的時代氣息和“紅色文化”傾向。

1. 畫中有畫“紅色偉人”
在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藝術作品中偉人形象一直是他重點表現的對象之一,這跟他的剪紙創作起源于毛澤東時代有關。毛澤東可以說是共和國所愛戴并崇拜的第一人,他帶領黨和人民趕走了帝國主義列強,推翻了國民黨反動統治,創建了一個新中國。因此,國人對毛主席有著深厚的崇敬之情,對其形象的贊美和歌頌更是無窮無盡。特別是到了60年代,政治運動的風起云涌讓文革時期的宣傳畫、連環畫、大字報等各類以“歌頌毛主席”為題材的作品鋪天蓋地而來。因此,從創作初期開始,李映明就以毛澤東為主的“紅色偉人”形象作為其“紅色文化”剪紙的主要題材之一。

圖2 偉大領袖毛主席 1968

圖2 偉大領袖毛主席 1968

如圖2所示是李映明以“紅花綠葉式”構圖創作的“紅色偉人”代表作《偉大領袖毛主席》。在這幅作品中,毛主席的高大形象如紀念碑一般矗立在畫面正中。同時,他以陰刻線條來表現毛主席衣著的主要結構,再以陽刻線條刻畫主席慈祥的笑容,使人物形象具有生動的神韻和偉人特征,象征著毛主席高大的形象迎著我們、向著我們走來了,像一輪光彩奪目的朝陽從我們面前升起,給人帶來了無限的希望。[4]構圖采用豎式構圖,并且有意識地運用了西方繪畫中近大遠小的空間透視原理來營造人物和景致的空間感,使得畫面更加真實,并以前景、中景、遠景的布局手法將風景的遠近層次安排得井然有序。而畫面中的剪紙紋樣則是根據毛主席的形象需要,創造性地使用象征萬古長青的松針紋樣和祥云紋樣并結合萬里江山景致,以此來烘托毛主席指點江山、高瞻遠矚的革命家氣魄。

圖3  共筑強國夢 2016

圖3 共筑強國夢 2016

如圖3所示是他的另一幅“紅色偉人”代表作《共筑強國夢》,該作品創作于2016年,是以習總書記“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共筑強國夢”的講話精神為創作背景。用以弘揚新時代實現中國夢,凝聚中國力量,推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前進的“紅色文化”精神。作品正中以面帶笑容的習總書記半身像為中心主體形象。以陽刻呈現人物惟妙惟肖的神情動態兼以陰刻表現人物衣紋,打造了鮮活傳神的習總書記形象。而在橢圓中心人物周圍環繞的祥云和太陽,穿插點綴的航空母艦和五岳大山圖案,以及由不同城市地標性建筑圖案搭配松針紋樣所構成的中國地圖等視覺元素共同對習總書記這一中心主體起到了烘云托月的作用。而在橢圓中心畫面之外,李映明又運用祥云元素襯托著“神七升天”“和諧號”等標志著國家發展里程碑事件的象征符號,進一步烘托突出習總書記的豐功偉績。該作品曾在湖南省第七屆工藝美術精品大獎賽榮獲銅獎,是李映明“紅色文化”剪紙人物類題材的代表作之一。

2. 情節敘事“紅色場景”
李映明剪紙的“紅色場景”題材主要是呈現我國在共產黨帶領下在建國初期所發生的諸如新中國誕生、抗美援朝、文化大革命、人民公社等具有重大歷史性意義的國家大事件。圍繞此類題材,如下圖4、5所示李映明創作了諸如《地下長城》《毛主席接見紅衛兵》等一系列代表作品。

圖4 地下長城 1972

圖4 地下長城 1972

在上述代表作品中,李映明運用“情節性”繪畫的手法,通過表現瞬間定格畫面來再現“紅色文化”事件的歷史性場景,并采用全景式構圖著力把“時間流動的情節過程”呈現在剪紙的二維平面空間內。這一類剪紙作品著重表現人物群像,借由人物群像的刻畫展現內容豐富的時代場景畫面,是眾多人物和大場面的巨制。并根據特定的場景為構圖依據,用諸如多層式、輻射式等構圖布局將人物合理安排在既定的場景之中,以此來打破剪紙畫二維空間的局限性,從而展現流動時間內宏大的敘事場景。例如圖4《地下長城》所示,這是李映明在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時代背景下創作的一幅剪紙作品。當時,全國各地掀起了一場群眾性構筑地下人防工程,以挖防空洞為重點的運動。而在株洲電力機車廠宋家橋這一帶,就有著一處重要的地下長城防空洞,它默默無聞地藏于地下,守護著株洲電力機車廠。基于這一歷史性事件,李映明于1972年創作了《地下長城》這一巨作。該作品在構圖上采取分段多層式全景構圖,這是為了打破剪紙畫的二維空間局限性,以表現流動時間內情節敘事或是有時間先后順序事件的一種構圖手法。畫面層數的多少取決于主題的內容。而《地下長城》分為三層分段式構圖,最下一層是勞動群眾在商討如何廣積糧食以備戰備荒的場景,中層是再現作戰指揮室、蓄水池、出入口、傳達室等工事內部設施等場景,而上層是人民群眾齊心協力建筑防空洞的場景,頂上層則是士兵守衛防空洞成果的場景。每一層的場景連接起來構成了一個完整構筑地下長城的動態情節畫面。同時他在統一中尋求變化,用螺旋形地道連接了中間層和最頂層的畫面,以此來打破單調的三條水平線構圖,使畫面布局更加豐富多樣。

圖5 毛主席接見紅衛兵 1967

圖5 毛主席接見紅衛兵 1967

而圖5所示另一幅代表作品是李映明于1967年創作的《毛主席接見紅衛兵》,該作品的創作背景是基于1966年8月毛主席在天安門廣場接見來自全國各地數以萬計紅衛兵的歷史性瞬間場面來進行創作的。在畫面中心,毛主席站在敞篷吉普車里不斷地向紅衛兵們揮帽致意,四周彩旗飄飄,男男女女紅衛兵擁簇著主席,大家情緒高漲、斗志激昂,一浪又一浪高喊著“毛主席萬歲”的口號聲回蕩在整個廣場上空。正如著名革命現實主義畫家王式廓所說:“通過瞬間視覺形象來表達某種思想情緒,來揭示生活的本質意義。”[5]為了將事件的宏大場景再現,李映明在這幅作品中著重刻畫人物群像動態,因表現人物眾多且動態感強,從而在構圖上采用輻射式全景構圖。這類構圖具有向外擴散的方向感和動態感,能達到增強畫面張力、凸顯中心人物、收緊畫面主題的效果,視覺沖擊力極強。[6]構圖的節奏通過作品中手捧毛澤東語錄,揮舞雙手迎接毛主席的紅衛兵群像所展現出來。并在毛主席的主體人物形象刻畫上遵循文革美術中“三突出”“高大全”的視覺圖像設計范式,將毛主席置于比視平線高的位置,形成一種壓倒之勢。[7]將領袖人物的形象處理成令大眾仰視的視覺形象,使觀者從視覺到心理上對畫面人物產生崇敬之感。[8]

3. 單色剪刻“紅色精神”
“紅色文化”精神是“紅色文化”的實質,也是傳承“紅色文化”的核心目標。根據近年來學術界對“紅色文化”精神的定義可知,“紅色文化”精神主要是指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抗戰階段、社會主義革命建設階段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階段的奮斗歷程中所形成的革命精神、建設精神和改革開放精神的總稱。圍繞“紅色精神”題材,李映明創作了包括《“和諧號”動車》《鼓動株機》等一系列反映和贊頌“紅色精神”的代表作品。在這一類作品中他多是運用陰陽剪刻結合的手法來進行創作,即在同一幅作品中既用陽刻又用陰刻,根據畫面的不同情況和需要靈活運用,以此來協調畫面的黑白灰關系和物象特征。這是由于單色剪紙沒有色彩對比,因此畫面的黑白灰疏密關系是決定其藝術美感的關鍵,而陰陽刻則是創造剪紙畫面黑白明暗色調的主要藝術手段。

《“和諧號”動車》所示,在該幅作品中,李映明用陰刻塑造了八輛橫豎交錯飛馳而過的“和諧號”動車和背景處山巒的結構線,用簡潔、概括,或曲直或剛柔的線條穿插地來表現物象特征,以盡可能少的線條表現了盡可能豐富的內容。使得動車和山巒的主體形象靠大色塊反襯,畫面具有條理性和節奏感,整體視覺語言理性克制,表現內容繁多但不繁雜,形成了黑白分明,展現時代精神的“紅色文化”剪紙畫像。該作品運用陰陽剪刻手段創造性地將現代化城市的優美景致和中國高鐵技術蓬勃發展的靚麗風景展現在世人面前,顯示出了李映明高超的剪紙藝術創造能力和創作水平。

而另一幅作品《鼓動株機》是李映明于2016年創作的又一單色剪刻代表作。該作品以株洲電力機車廠創建80周年慶典為表現對象,突出展現企業自主創新的“高鐵精神”。該作品整體上采用對稱折刻制作,其制作方法是先將紙沿中線對折后,在中線上預留三個以上適合的點,再畫出一半的底圖,隨后運用陰陽剪刻法制作而成。該作品中李映明運用陰刻法刻畫由舞龍隊伍和八輛火車頭組成的中心主體圖案,人物從面部五官到衣物紋飾以及火車,都將線條剪去,只留下大塊面,使得畫面中的人物和火車動態形象黑白分明,動靜均衡。而畫面遠景處的企業大門、煙霧、樹木以及四周環繞的祥云紋樣則運用陽刻法塑造為主,以形態各異的線條來構成物象。蒸蒸日上的企業、高速飛馳的八輛火車以及點綴其間的裝飾紋樣使得畫面整體布局更加豐富飽滿,同時也寓意著中國高速鐵路技術一派欣欣向榮的光明未來。

結語

李映明的剪紙藝術以現代的、多元化的視覺藝術魅力,成功地探索出了屬于自己的藝術道路,并表達了自己對“紅色文化”的崇尚和敬意。他運用“畫中有畫”的圖示語言來展現“紅色偉人”光彩,通過情節敘事手法呈現“紅色場景”的恢弘,同時結合單色剪刻工藝來傳遞“紅色精神”內涵。他的“紅色文化”題材剪紙緊貼時代,把握社會脈搏,呼喚時代強音,用新的剪紙藝術形式傳遞著“紅色文化”精神的時代內涵,最終得以將紅色偉人、紅色場景、紅色精神等躍然紙上,從而成為了現代“紅色文化”剪紙中的一個典型代表。可以說,李映明的剪紙創作與時俱進,源于社會、反映社會,與時代發展相伴相生,其剪紙創作思想和藝術特色深刻反映了時代精神和“紅色文化”。在圖式語言上將革命的現實主義與革命的浪漫主義相結合,從而使得他的作品形象造型生動真實,構圖飽滿而有層次感,人物群像鮮活,畫面氣勢大氣磅礴,空間處理錯落有致,線條有力絲絲入扣,達到了“千刻不落、萬剪不斷”的程度。

總的來說,無論是從題材的呈現抑或是表現手法的創新上來看,其剪紙都呈現出更加令現代藝術家和設計師矚目的時代意義。它既帶有傳統剪紙的民間藝術色彩,同時又具有現代意義上的設計意味,他的剪紙一手牽著傳統,一手牽著現代,在立足于傳統民間藝術的同時,與時俱進,為湖湘當代剪紙藝術作出了貢獻。


參考文獻
[1] 馬靜靜.毛澤東文藝思想之芻議[J].湖北美術學院學報,2010(04):115.
[2] 賴宏,劉浩林.論紅色文化建設[J].南昌航空工業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6(04):66.
[3] 謝曉芳.剪紙的理論探析與創新實踐報告[D].武漢:中南民族大學,2009:17.
[4] 郭大明.論新中國人物雕塑的表情特征[D].景德鎮:景德鎮陶瓷學院,2014:13.
[5] 杜龍琪.20世紀中國情節性繪畫研究[D].西安:西安美術學院,2010:88.
[6] 歐陽舟.毛澤東時代的廣告宣傳畫研究[D].長沙:湖南師范大學,2016:25.
[7] 彭嬋.“文革”連環畫的研究[D].蘭州:西北師范大學,2007:18.
[8] 佟迅,王廷信.“文革”時期“樣板戲”的傳播對藝術生態的影響[J].東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2,14(06):90.
[9] 王升斌.紅色文化的歷史演進[D].遵義:遵義醫學院,2014:16.
[10]彭珊珊.紅軍長征湖南段紅色文化遺產廊道旅游開發研究[D].湘潭:湘潭大學,2010:9.


*基金項目:本文系2020年度湖南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立項課題“湖南傳統手工藝的高校傳承與創新研究”(項目編號:XJK20ATW001)階段性成果。


圖片出處
李映明剪紙作品圖片均來源于作者翻拍


作者
彭江琳1 吳衛2
(1.湖南機電職業技術學院,湖南長沙 410199;2.湖南師范大學,湖南長沙 410012)
簡介
1.彭江琳(1991~),女,湖南株洲人,2020年畢業于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主修視覺傳達設計,現工作于湖南機電職業技術學院。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廬山路廬山戀小區11棟,412007。TEL:15096343376。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現為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湖南省設協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主任、湖南師范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