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文化視野中的眼鏡設計

[摘 要] 消費價值觀念的轉變,使得消費文化對當代設計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作為引領潮流的眼鏡設計不僅要體現時尚消費文化、品牌文化的價值,還要能展現其獨特的審美創造。然而,眼鏡設計的發展更需要承載傳統文化的精神、風格以及神韻。因為如今的設計不再只是簡單的裝飾藝術,而是與傳統文化的深層交流。所以,探討當代消費文化背景下的眼鏡設計對傳統文化的承載,對設計文化的發展具有深遠的意義。
[關鍵詞] 消費文化 眼鏡設計 品牌 審美創造


作為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和審美觀念的消費文化已經勿用質疑地成為當代大眾生活的一個重要表征,日益成為越來越多人生活的主調,處在此背景下的消費者自然會受到消費文化的支配和影響。同時,消費品作為消費文化的載體,承載著人們的生活觀和價值觀。而眼鏡作為一種時尚消費品,無論從形態或是功能上,它如何領引時尚、如何承載品牌文化,又如何體現它的審美取向的呢?

1. 消費文化對眼鏡設計的影響

如今,消費文化的內涵不再僅僅停留在物質消費文化范疇,消費并非是買賣物品那么簡單,它是一種關系,是必須置于一定的社會文化中來認識的。因為消費本身就是一種文化,消費品的設計和生產也是一種文化產生和傳導的過程。那么,伴隨著社會形態、價值觀念的轉變,消費文化的發展對當代眼鏡設計有那些影響呢?

1.1 消費文化中新的價值觀對眼鏡設計的影響

物質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使得人們開始追逐時尚,尋求自由、開放、民主與享樂。人們對眼鏡的要求已不再停留在傳統的只矯正視力和保護眼睛的功能作用上。20世紀初期,好萊塢明星藝人最早戴上墨鏡,是為擋住攝影棚過亮的燈光。如今,太陽鏡(俗稱墨鏡)則成為出門必備“武器”,戴太陽鏡如穿衣戴帽一樣,已成為了一種時尚文化。可以說,眼鏡已從一種單純的遮陽文化符號而變成一種時尚消費文化符號。市場上的太陽眼鏡有許多就是為了迎合消費者新奇的個性和“娛樂道德”而進行怪異的裝飾設計,以此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欲望。正如羅蘭·巴特所說“設計的對象及其形象不僅代表代表產品的基本功能,同時還載有“隱喻”的意義,它還帶著聯想,起著“符號”的作用。”[1]所以說,如今的消費文化是“表達某種意義或傳承某種價值系統的符號系統,這種符號可以是消費品,也可以是消費品的選擇,使用或消費方式,還可以是傳統的消費習俗,它已是一種符號體系,表達、體現和隱含了某種意義、價值或規范。[2]

 

1.2 日常生活的更加審美化(審美泛化)對眼鏡設計的要求

新的審美觀念對眼鏡的樣式、色彩、功能等方面的設計都有了新的要求。拿太陽眼鏡來說,時下各大品牌的眼鏡樣式豐富得令人眼花繚亂,鏡架的材質、造型和顏色也千變萬化(見圖1),流行的記憶性塑料和記憶鈦金屬的運用使眼鏡的形態和色彩更加多樣化。隨著消費者對眼鏡風格的追究越來越大膽,薄邊鏡框和多色鏡腿的眼鏡也日益風靡。

 

1.3 成為消費主流的“非物質”文化對眼鏡設計的影響

非物質文化(就是人們常說的數字化、信息化或服務型的社會文化)觀念對眼鏡設計的外觀形象、品牌文化的傳達等方面設計也有了更高的要求,隨著市場經濟影響,對大量多功能化,高質量化的眼鏡的需求與也日俱增。許多時尚女性太陽眼鏡的水晶裝飾和品牌徽標設計(見圖2)日趨豐富多樣,其裝飾已不再像過去那么突兀單調。隨著 Oakley(奧克利)第一款帶有MP3功能眼鏡的問世,從而開創了一眼鏡多功能化的時代。可以說,“我們這個時代設計的產品不再是一種具有固定功能和性質的產品,而是一些不斷生發生新的和無法預料的功能和形式的產品。”[3]

2. 消費文化在眼鏡設計中的體現

2.1 大眾時尚文化在眼鏡中的表現

當代眼鏡設計在消費文化層面的表現中,時尚性可以說是十分顯著的方面,是值得我們重點認識和了解的。

如今,人們對時尚的追求主要是對商品造型風格的追求和推崇,在時裝界,明星和模特總是世界時裝時尚的標志和源點。眼鏡尤其是太陽眼鏡,作為服飾的一部分,也和時裝一樣被推到了時尚消費潮流的浪尖。50年代的電影明星,詹姆斯·迪恩首先開創了名人太陽鏡的潮流,他佩戴Ray-Ban(雷朋)的Wayfarer牌眼鏡的樣子為人們所熟知。還有美麗的奧黛麗·赫本在《羅馬假日》和《蒂凡尼的早餐》的演出中,她戴著白色邊框、鏡片大到幾乎可以遮住半張臉的笨重大眼鏡,被成為了時尚的經典。從那時開始,人們明白了,想要跟明星一樣可以先從太陽鏡開始。

在時尚消費潮流的驅動下,超大鏡框與復古型款式成為了07年夏天最時髦的兩種元素,今天的太陽鏡已經遠遠掙脫了它原有的框架,它是保護我們眼睛的“防火墻”,也是裝點我們時尚門面的最好配件。意大利眼鏡就是意大利人的“身份證”。一位中國游客這樣描述意大利街頭的情景:“三副Vogue,兩副Ray Ban ,兩副D&G ,一副Gucci,數不清的帶有人造鉆鑲” C”標志的香奈爾…這里就是是意大利”(來自中歐青年資訊網)。如今在意大利眼鏡成為了流行的時尚文化符號,意大利成為了太陽眼鏡的王國。

2.2 企業的品牌文化在眼鏡設計中的體現

品牌是一個復雜的文化系統,品牌文化要借助大眾文化和消費者心理特征,形成自己的文化體系。不同的品牌可能表現不同的消費文化特征,但它一定承載著一個企業的核心文化。國際知名的眼鏡品牌大多數架構在時裝品牌上,如知名品牌:Doir(荻昂),Chanel (夏奈爾)Gucci(古姿)等,這些品牌的眼鏡就是其品牌文化的載體。

Celine Dior(席琳狄昂)眼鏡系列代表著簡潔、高雅、與舒適,它把傳統與現代巧妙結合,強調產品的時尚感,凝造出一股獨特的女性風韻,讓每一位女性顧客都能擁有美麗的一面,同時能彰顯她們的不同個性。每款Dior眼鏡的鏡腳都有其獨特的設計亮點,以此凸顯其品牌特色(見圖5)Oakley的品牌文化認為“時尚就是酷,是年輕,是舒適,更是一種永不停息的尋求突破和創新的精神,Oakley品牌眼鏡(圖6)正是展示了這種文化內涵,它是對眼鏡類產品的消費觀念的顛覆,把眼鏡的舒適性、實用性、藝術性融為了一體。無論是產品的形態設計還是選材,都經過一系列先進科學實驗和檢測,其完全符合人機工學的造型以確保它的舒適和高品質,并做到了功能和時尚的高度融合。

?

3. 消費文化背景中眼鏡設計的審美創造

3.1 眼鏡的形態和功能在消費文化中的審美描述

在產品系統中,功能、結構、形式之間的聯系為形式自由和審美創造的多樣性提供了可能。“產品的形式的審美創造,應堅持以功能為取向的原則,使產品精神功能的發揮有助于整個產品目的性和實用功能的實現。”[4]眼鏡設計的審美取向除了眼鏡的實用功能之外,還要能滿足消費者的心理消費需求,以及宗白華先生所說的“社會功能”(產品在某種文化中所具有的社會意義和文化意義。[4])從這種觀點看,不同式樣的眼鏡是設計文化系統中的符號,是某一階層、某一個人的文化觀念的象征符號。如多數亞洲白領首選的金絲眼鏡,和亞洲人膚色協調并能顯得文雅大氣,以及輕盈美觀的造型而成了當代白領儀表的文化符號(見圖7)。

?

“本來功能應該與產品質料形影不離,但是在現代社會,許多高技術工業產品或智能產品,其質料的表面形式已經與其功能脫離。”也就是說,這種形式已經不能表現其功能,其功能本身也變成一種‘超功能’。”[5]眼鏡和別的工業產品一樣,受科技進步的推動,已不再是單一概念的眼鏡,而是轉化為一種“超功能”的產品,形式的“非物質化”和功能的超級化,已逐漸使眼鏡設計脫離物質層面,向精神層面接近。和蘋果電腦、諾基亞(NOKIA)手機的經典一樣,Oakley(奧克利)品牌眼鏡的“非物質化”和多功能化的經典(見圖8),使他們走在了眼鏡文化的最前沿。

3.2 眼鏡在使用情境中消費文化的審美創造

眼鏡作為消費文化的一種載體,無論展示產品“表情”還是表達內涵的社會性、文化性象征意義,它都應依附于一定的使用情境。特定的文化背景,特定的消費觀念會造就特定的需求。“當在面對一種需要滿足的需求時,用戶實際上是在購買和使用一種環境——一種能允許一種與產品的滿意的關系的環境。正是對這樣一種環境的組織,構成了設計的下一個門檻。只有通過認識到這一點,設計師和用戶才能更準確的將自己的判斷能力轉向對產品價值的要求。”[5]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在設計一種特定情境下使用的眼鏡時,必須想到我們是在設計一種眼鏡的消費文化環境而不單是一副眼鏡。可以想象戴上那奇特的戲趣化的化妝道具眼鏡的化妝舞會會是怎樣的富有戲趣性;也許看到那裝上隱蔽的攝像頭的特殊眼鏡就會聯想起邦德在電影的鏡頭畫面。眼鏡設計的文化可以是一個場景,也可以是一種信仰(圖9),還可以是一段故事和一段童年記憶——一個風車,一片綠葉和玻璃水晶球。

而從當代文化的結構內核而言,當代文化就是設計的文化。有設計師說,設計主宰著我們的生活:僅一副深藍色的眼鏡就可以被落上減肥消費文化的烙印(心理學家認為蘭色能產生厭食感);生活中可以出現“糖果電視劇”,也能產生所謂的“糖果眼鏡”(圖10)這種眼鏡除了影射我們的世俗的消費文化,甚至也可以被當代小青年作為調侃、嬉戲他們的審美價值的道具。

結語

在這多元化的消費文化背景下設計文化該走向何方?是否真的如Morgantini所說的那樣,我們會走向“設計文化的荒漠”[5]呢?社會越來越“非物質化”,也逐漸的“審美泛濫化”,但眼鏡作為消費文化的載體,無論它以怎樣的時尚性面孔出現,無論它怎么變換其功能,它都應時刻凝聚傳統文化的精神、風格以及神韻。正如日本眼鏡能沿承它們日本傳統文化中的七寶燒傳統工藝,而進行純手工塑造,或許還有很多的設計實例能為我們找到答案,并指引我們設計文化前進的方向。

由于消費文化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表現為不同的狀態和形式,面對這多元化的消費文化,現代設計的主題并不僅僅如眼鏡設計那樣只是表達一種簡單的形式與功能的有效結合,還要特別關注人們的生活情境和生活方式。設計只有承接人類的傳統文化(無論是傳統還是時尚)并融入到現代消費文化中,才能走的更遠更好。

正如國際工業設計協會聯合會第十一屆年會主席,彼得羅*拉米茲*瓦茨貴茲所說,“設計作為人類發展的重要因素,既可能成為人類自我毀滅的絕路,也可能成為人類達到更美好的世界的捷徑。”[6]在當代多元化的消費文化背景下產品設計文化該如何發展值得我們去認真研究與探索。


參考文獻
[1].[法]羅蘭?巴爾特.符號學原理.[M].北京:三聯書店出版社.1988.
[2].王寧.消費社會學.[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1.
[3].鮑懿喜.消費文化視野中的設計特性.[J]南京藝術學院學報(美術與設計版).2005.(03).137
[4].凌繼堯、徐恒醇.藝術設計學[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5].[法]馬克?第亞尼.非物質社會-后工業世界的設計、文化與技術[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6].尹定邦.設計學概論.[M].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04


作者:韋軍濤(景德鎮陶瓷學院 江西 景德鎮 333001)